保护地友好资助天津候鸟迁徙通道候鸟保护
来源: | 作者:保护地友好 | 发布时间: 2022-07-12 | 677 次浏览 | 分享到:
为促进自然保护地及周边友好发展,保护地友好重点针对自然保护地及周边社区或促进保护地友好发展的自然保护地管理机构、民间组织、个人等进行资助,每月支持1-2个项目,每个项目金额2000元,友好产品类项目优先,可反复申请。

保护地友好资助天津候鸟迁徙通道候鸟保护

PAF2206


1、申请人或机构:懿丹野保特攻队

2、所在自然保护地:天津候鸟迁徙通道

3、相关社区: 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静海区大邱庄镇等

4、申请项目概况

  • a. 项目名称:天津候鸟迁徙通道候鸟保护

  • b. 项目地点: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静海县大邱庄镇等周边区域

  • c. 项目目标:针对天津重点区域开展巡护打击非法盗猎和售卖、野生动物普法宣教等行动,提升周边居民保护理念。

  • d. 符合《保护地友好指南》第7.4条:减少对野生动植物的干扰

  • e. 项目与保护地友好发展的相关性说明:天津处在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通道,是国家重点保护物种黄胸鵐、云雀、东方白鹳等候鸟的重要迁徙停歇地。黄胸鹀在八十年代种群数量庞大,迁徙时到处可见,属于无危状态。平均体重25克左右,与麻雀体重差不多。雄鸟体长约15cm,从头顶至颈背栗红色,脸和喉部黑色,胸腹鲜黄,之间有一条栗色横带,飞行时翼上白斑明显。黄胸鹀在国内野生鸟类贸易中,占有很大份额,许多人罔顾法律铤而走险埋下了捕猎陷阱。在我国北方地区的鸟市上,黄胸鹀作为一种观赏鸟被笼养,因其雄性艳丽的羽色、悦耳动听的鸣声,而长期受到笼养爱好者的追捧;而在广东广西地区,黄胸鹀被称为禾花雀,作为食品进入餐馆酒楼,在广东民间,人们错误地宣传食用以黄胸鹀为主要原料熬制的汤,可以滋补強身。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候鸟迁徙季的到来,也意味着捕鸟季的开端,住在渤海湾湿地附近的村民们,在芦苇荡、玉米地、沟渠里都插满了捕鸟网。他们一度把捕捉春秋迁徙鸟类,看成一种理所当然的收成,有个别庄子为了捕鸟,已经达到“全民皆兵”的地步,就连老人小孩都知道:“逮黄胆(黄胸鹀的俗称)能挣钱儿”!


黄胸鹀


曾经,为了迎合广东老板们提出的购鸟要求,中间收购的贩子先把捕来的黄胸鹀关在厂房改建的集中营里,门窗用黑布挡光,一方面不让别人看到屋里有大量鸟的情况,另一方面则是开着灯让黄胸鹀没有白天黑夜的吃拌着增肥药物的食,行内称“摧肥”,经过一个月快速药肥后全部残忍的窒息处死,以大泡沫箱冷藏海鲜名义,从河北和天津运至南方,数量惊人且源源不断,检疫管理犹如真空。


虽然一对黄胸鹀在繁殖季能生育8~10个孩子,貌似种群数量扩大了好几倍,但还是架不住人类的口欲,据了解,还真没有哪一种广泛分布的鸟类像黄胸鹀这样数量急剧下降,直接被吃成极危物种。从黄胸鹀遭遇迫害的情况来看,天津地区的其他野生鸟类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黄胸鹀


2014年和2016年,懿丹野保特攻队和多位志愿者,就曾在渤海湾地区发现万米网海,解救大量候鸟,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2018年,志愿者在天津发现特大催肥窝点,13万只候鸟被催肥,其中包含数量不少的黄胸鹀。国家林草局约谈天津市政府,天津启动问责程序,追责了30多个领导干部,自此天津相关部门对候鸟保护空前重视,开展多个专项行动,当地非法盗猎和贸易的情况也逐年减少。


虽然黄胸鹀、云雀等鸟市常见鸟种依然升级为国家重点保护物种,但依然有些人架不住野生动物带来的巨大利益,仍然有使用捕鸟网、毒鸟药等危害野生动物资源和自然生态的情况。随着大家逐渐习惯疫情防控,执法部门的打击态势减弱,非法贩卖野生鸟类也有死灰复燃的情况。


  • f. 项目计划实施开始至结束时间:2022年6月10日~2022年7月10日


  • g. 项目计划实施步骤:针对天津武清区、静海区等地的林区、村镇的重要鸟类迁徙停歇地开展巡护8次,监测候鸟迁徙停歇情况,防止非法盗猎发生,发现捕鸟网等情况及时举报到执法部门,联动打击鸟市等非法贸易情况,及时救助伤病鸟,对周边社区村镇开展野生动物保护的宣传普法行动。志愿者东北小分队,在做好疫情防控的情况下,会在辽宁沈阳及省内周边城市开展同步的巡护、打击盗猎、鸟市调查和宣传、救助等活动。该团队在今年5-6月初已解救上千只候鸟。


解救候鸟,团队沈阳成员拍摄


5、项目预算:给其中2位(共4位)志愿者补贴800元,巡护交通费1200元(1元1公里)


解救候鸟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