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的生物多样性丰富度权威分析
来源: | 作者: PAF | 发布时间 : 2021-08-30 | 2974 次浏览 | 分享到:

 


『编者按:马达加斯加生物多样性有多么重要,看了这篇文章就能了解。从物种的种类数量角度,马达加斯加已经能够被列入全球前10的国家,而从物种的特有性角度,马达加斯加则应为全球第一重要的国家。该岛国有不少于 22 科植物和脊椎动物是特有的(这个国家独有的),还有另外 3 科是近特有的(每个科都有一个种到达附近科摩罗群岛)。相较于我国物种丰富度可以被列入全球前五国家,而植物和脊椎动物的特有科应不到10个。这样比较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明,马达加斯加的生物多样性是全球人民的共同遗产,全球各国应当积极关注和支持马达加斯加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马达加斯加确实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国家。毫无疑问,它是我们地球上最优先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除了是最高优先级的多样性最丰国,它还是世界第四大岛,也是最大的海洋岛屿。由于大约1.6 亿年前冈瓦纳古陆东部(南美洲是西部)断裂,以及在9千万年前与现在的印度次大陆分离,马达加斯加的植物群和动物群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孤立地演化,这就导致该国在物种、属和科层面具有非常高的特有性。事实上,到2021年《马达加斯加哺乳动物指南》出版时,我们发现该岛国有不少于 22 科植物和脊椎动物是特有的,还有另外 3 科是近特有的(每个科都有一个种到达附近科摩罗群岛)。

 

马达加斯加的植物多样性非同寻常,目前已知的维管植物共有1698 属11698 种。另外 950 种变型可能能够上升为种,并且基于正在进行的或未来的分类学研究,估计马达加斯加记录的植物种数可能能够达到14000种。非洲大陆植物种数大约为77000种,但是其面积是马达加斯加的52倍。有5个植物科仅分布在马达加斯加:翼萼茶科 Asteropeiaceae是单型科,包括8个种的树和灌木;商陆藤科 Barbeuiaceae只有1个种;唐松木科 Physenaceae只有1个属2个种的小型树和灌木;苞杯花科 Sarcolaenaceae有10个属72个种的常绿树;龙眼茶科 Sphaerosepalaceae有2个属14个种的落叶树。

 

马达加斯加淡水鱼类有122个特有种,2个特有科:皮杜银汉鱼科 Bedotiidae(俗称马达加斯加彩虹鱼)有2个属,准海鲶科 Anchariidae(马达加斯加鲶鱼)也有2个属。该岛上淡水鱼类的特有种数量一定会更多,因为许多小流域和水源涵养地都未做全面编目调查。

 

马达加斯加的本地两栖类都是特有的,已记录有 341 种,另可能还有 200 个种仍在研究中。有1个特有科,曼蛙科 Mantellidae,有 12 个属,其中最著名的是颜色鲜艳的曼蛙属 Mantella。姬蛙科 Microhylidae 中还有3个特有窄口蛙亚科:指盘蛙亚科 Cophylinae(8 属74 种);拨土蛙亚科 Scaphiophryninae (2属11种)和暴蛙亚科 Dyscophinae(仅1属3种,即著名的tomato frog),在非洲树蛙科 Hyperoliidae 中还有1个特有的非洲莎草或灌木蛙属(马达加斯加芦苇蛙),有11个种。

 


  Masoala国家公园的布菲斯蛙  摄影/ Rhett Butler  


爬行动物有417 种,其中 98% 是特有的,包括2个特有科和1个近特有的科:盾尾蜥科 Opluridae,俗称马达加斯加鬣蜥,2属 8 种(只有1个物种也在科摩罗群岛有分布);蛇科Sanziniidae,2属4种;和单型科异盲蛇科 Xenotyphlopidae,圆鼻盲蛇。海龟和陆龟没有特有科,但有3个值得注意的特有属:辐射陆龟属Asterochelys,有2个种,辐射陆龟Asterochelys radiata 和几乎灭绝的马达加斯加陆龟Asterochelys yniphora;蛛网龟属 Pyxis,2种和4个分类群的小型陆龟;和马达加斯加大头侧颈龟属 Erymnochelys,是大型淡水龟,与南美洲北部的物种是近亲。

 

马达加斯加大壁虎 摄影/ Rhett Butler 



鸟类有110种特有种,4个特有科和2个近特有科。拟鹑科Mesitornithidae,有2属3个陆生物种;地鴗科Brachypteraciidae4属5种;单型科鹃鴗科Leptosomatidae的马达加斯加布谷鸟  (也在科摩罗群岛发现);  裸眉鸫科Philepittidae,2属4种;马岛鹎科Bernieridae,一个古老的进化枝(至少有 900 万年的历史), 8属 11种;最后,钩嘴鵙科(Vangidae),有 14 属 20 种(科摩罗群岛分布有一种)。

 


马达加斯加翠鸟 摄影/ Rhett Butler 


哺乳动物有 8 个特有科(马岛猬科 Tenrecidae、鼠狐猴科 Cheirogaleidae、嬉猴科 Lepilemuridae、狐猴科 Lemuridae、大狐猴科 Indriidae、指猴科 Daubentoniidae、吸盘足蝠科 Myzopodidae 和食蚁狸科 Eupleridae)和 40 个特有属(食虫类 8 属,啮齿动物 9 属,蝙蝠1属,食肉动物 7 属,狐猴15属),对于马达加斯加这样面积的国家来说,这些都是切实惊人的数字。


在 219 种本土陆生物种中,212 种 (96.8%) 是特有的, 31 种食虫类(都是特有的),28种啮齿动物(都是特有的),45 种蝙蝠(其中 37 种特有,1 种近乎特有),7种食肉动物(都是特有的)和 108种狐猴(全部特有)。此外,在马达加斯加附近的水域中记录到 34 种海洋物种,这些不是特有的。

 

邻近的科摩罗、塞舌尔和马斯卡雷群岛,鉴定了 18 种本土哺乳动物,都是蝙蝠,其中 13 种有1个或多个为这些岛屿所特有。还应该指出的是,这些岛屿是马达加斯加和印度洋群岛生物多样性热点的一部分。

 

马岛猬科 Tenrecidae 由三个亚科组成:马岛猬亚科 Tenrecinae,有4个属,马岛猬属Tenrec、大马岛猬属Setifer、小马岛猬属Echinops和纹猬属Hemicentetes;大耳马岛猬亚科Geogalinae,个体小,如鼩鼱一般的食蚁动物,大耳马岛猬 Geogale aurita;动物;鼹猬亚科 Oryzorictinae有 3 个属,鼹猬属Oryzorictes有2种稻田马岛猬,以及Nesogale和鼬猬属Microgale下有23 种鼩鼱马岛猬。

 

值得注意的是啮齿动物的特有亚科马岛鼠亚科 Nesomyinae(马岛鼠科Nesomyidae ),有9 属 28 种大鼠和小鼠:短足鼠屬 Brachytarsomys(2种小脚树鼠)、裸鼠属 Gymnuromys(1种地鼠)、Voalavo(2种森林小鼠)、黑髯鼠属Eliurus (13 种簇绒尾鼠)、大足鼠屬Macrotarsomys (3种大脚鼠)、Monticolomys (1种山地森林鼠)、马岛仓鼠属Hypogeomys (大跳鼠)、短尾鼠属Brachyuromys (2种短尾小鼠) 和马岛鼠和Nesomys (3种森林鼠)。

 

 过去 15 年,我们对马达加斯加蝙蝠动物群的了解大大增加。在岛上发现的 45 种蝙蝠中,有 38 种 (84.5%) 是特有或近特有的(科摩罗也发现了唯一一个物种),有7个种也在非洲发现 (15%)。特有科吸盘足蝠科 Myzopodidae 包括吸足蝠属Myzopoda属下的2种吸盘蝙蝠,它们的手腕和脚踝上有类似吸盘的小杯子,用来将自己固定在其栖息的大树叶下面。

 

食蚁狸科Eupleridae 是食肉动物的一个小科,但是其演化呈现明显的放射型,有7个各自不同的属,其中6个是单型属。马岛獴属 Cryptoprocta,马达加斯加长尾狸猫所在的属,这是马达加斯加最大的食肉动物,在树上和在地面上一样敏捷,它是鸟类和哺乳动物(包括狐猴)的捕食者。在其他属中,非常不寻常的尖吻灵猫属 Eupleres,吃蠕虫、蜗牛和其他小型无脊椎动物,更小的、类似猫鼬的环尾獴属 Galidia、宽尾獴属 Galidictis和纯色獴属  Salanoia,以及还要更小的窄纹獴属 Mungotictis也是如此。另一个属是马岛斑狸属Fossa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特有陆生非灵长类哺乳动物经历了人为引起的重大灭绝。其中已经消失的有:两种马达加斯加的近土豚属(Plesiorycteropus germainepetterae P. madagascariensis);1种马岛猬(Microgale macpheei);2种蝙蝠(Hipposideros besaoka和 Triaenops goodmani);1种食肉动物巨型长尾狸猫(Cryptoprocta spelea),估计有灰狼(Canislupus)那么大;3种河马(Hippopotamus guldbergi, H. laloumena 和 H.lemerli); 和特有亚科,马岛鼠亚科 Nesomyinae中的3种啮齿动物 (短足鼠 Brachytarsomys mahajambaensis, 马岛仓鼠 Hypogeomys australis 和马岛鼠 Nesomys narindaensis)。除了这些灭绝之外,对现存非灵长类哺乳动物物种的威胁程度也相对较高,其中 25 种(22%)受到威胁(被列入 IUCN 红色名录中的濒危和易危等级)。上述灭绝的哺乳动物,以及下面提到的灭绝的狐猴,都在《马达加斯加物种灭绝:描绘岛屿的过去》一书中有描述和精美插图。

 

尽管这份植物和动物特有物种清单已经非同寻常,而该国最特别的是其非人类灵长类狐猴。马达加斯加共有 108 种狐猴,其中有2个种包含 3 个亚种,因此总共有 112 个狐猴分类群,构成了完全属于该岛特有的无与伦比的灵长类平行演化分支(有2种被引入科摩罗群岛,现在已在那里建立了种群)。狐猴物种的数量使马达加斯加成为仅次于巴西的灵长类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但是马达加斯加只有 587,040 平方公里,比法国大一点,比美国德克萨斯州小 20%左右,比加利福尼亚州大 28%左右,只是巴西国土面积的 7%。从更高的分类阶元考虑,马达加斯加现生狐猴有5 科 15属,都是特有的,而巴西有 130 个灵长类物种和 151 个分类群,其中分别有 88% 和 58% 是特有的,但巴西 22 属中只有 5 个是特有,其5个灵长类科中没有一个是特有。考虑到这些因素,马达加斯加狐猴的丰富度更让人认识到其不可思议的重要性。

 


雌性黑狐猴 摄影/ Rhett Butler 


换个角度看马达加斯加的灵长类多样性,虽然它只是拥有野生灵长类种群的 91 个国家中的一个,但它就拥有 16% 的灵长类物种和亚种(706 种中的 112 种),19%灵长类动物属 (15/ 80) 和31%灵长类动物科 (5/16,所有5个都是特有)。显然,如果我们失去马达加斯加的狐猴类动物,将对全球灵长类动物多样性产生重大影响。

 


再以另一种方式分析马达加斯加的灵长类动物多样性,尽管该岛在全球范围内面积很小,仅占地球陆地面积的 0.4%,但我们认为它是世界上4个主要灵长类动物栖息地之一。事实上,它的 15 属和 112 类群可与整个新热带地区(22 属和 216 类群)、所有非洲大陆和相关岛屿(27 属和 192 类群),以及所有热带、亚热带和温带亚洲(19 属和 187 个分类群)相媲美。

 

此外,马达加斯加的狐猴是世界上灵长类动物唯一最优先需要得到保护的重点区域,根据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灵长类专家组进行的《IUCN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2020)》最新评估,共有 105 个物种和亚种(超过94%)受到威胁。这使得狐猴成为全球哺乳类较大分类群中受到威胁最严重的,也可以说是全球脊椎动物分类群中受到威胁最大的。34%的狐猴被列入极危(38/112),40%濒危(44/112),21%易危(23/112),其中一些极危物种的种群数量已经处于极端低的水平。如果不采取适当的措施,我们很快就会面临灵长类动物的大灭绝。

 


马达加斯加也清楚地认识到,如上所述的灵长类和其他哺乳动物的灭绝是一个真实的现象,而不仅仅是保护主义者的想象。自从我们人类这个物种大约 2,500 年前到达该岛上以来,至少有8个属和17个狐猴种,从该岛上灭绝了。也有迹象表明,早期人类移民可能在1万年前就有在该岛上出现。所有已知灭绝的狐猴都比现存的狐猴物种大,其中一些大约在 500 年前还存在。古狐猴科Archaeolemuridae 包括2属3种,Archaoelemur edwardsi和 A. majori矮胖(15-25 公斤),明显是陆地动物,体积可与狒狒或猕猴相当,被称为“猴类狐猴”,曾在马达加斯加广泛分布,直到1047-1280年灭绝。该科的第二个属只有1个种,Hadropithecus stenognathus,重27-35 公斤,也是陆生的。据记载它早在公元 444-472 年就灭绝了。

    


激烈追逐中的冕狐猴 摄影/ Rhett Butler


有更多关于古原狐猴科Palaeopropithecidae的信息,它们被称为“树懒狐猴”,有4个属,鉴定了8个物种。古原狐猴属 Palaeopropithecus下有3个种——P. ingens, P. maximusP.kelyus,被认为是最特异化的,体重范围为 35-50 公斤,适合树栖悬吊运动,就像目前现存的新热带树懒,只不过它们体型更大。它们显然曾在马达加斯加广泛分布,化石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 680 到 510 年前,可能一直存活到公元 1300-1620 年。古大狐猴 Archaeoindris fontoynontii,仅在一个化石地点发现,要大得多,达到 200 公斤,相当于雄性大猩猩的大小,被认为类似于更新世南美洲的巨型地面树懒。令人惊讶的是,据记载它生活在马达加斯加的高原地区,直到最近公元前 350年。体型较小的 Babakotia radofilai (10-14 kg),前肢长、手脚强壮、抓握力强,可能与南美树懒最相似。该科下的第4个属中原狐猴Mesopropithecus,有3个目前已知的种,M. dolichobrachionM. globiceps和 M. pithecoides。它们的体重也为 10-14 公斤,头部与最大的冕狐猴(sifaka)相似,但是前肢有点长(而跳跃的冕狐猴是后肢比较长),表明它们适合悬挂在树上运动,尽管他们可能比该科的其他物种更具有四足动物的特点。

 

嬉猴科 Megaladapidae已知仅有1属3种,巨狐猴属Megaladapis - M. grandidieriM. edwardsi 和M. madagascariensis,它们被称为“考拉狐猴”,因为它们的尾巴和腿都很短,但它们应当比现代澳大利亚考拉(Phas­colarctos cinereus)要大,当然它们之间没有相关性。它们重约 45-85 公斤,从其齿列可以推断它们是食叶动物,鼻子上方的骨架表明它们有一个可移动的长鼻子。据记载,它们至少活到了公元 1280-1420 年。

 

除此之外,在这些已灭绝的家族中,一种已灭绝的狐猴科的属Pachylemur有2个种,P. insignis 和 P. jullyi,发现于马达加斯加中部和西南部,重约 10-13 公斤,比现存最大的狐猴略大。它们的颅骨与那些耳朵边有簇毛的领狐猴 Varecia相似,但它们的骨架更结实。长尾巴、树栖食水果,被认为一直存活到公元 1280-1420 年。

 

最后一个已知的亚化石是一个巨大的指狐猴(Aye-aye,Daubentonia robusta),属于仍然现存的指猴科Daubentoniidae。据估计,它重约 14 公斤,远大于现存的仅 3 公斤的指狐猴,是一种跳跃能力有限的树栖四足动物,已知至少存活到公元 891-1027 年。

 

如果我们将这 8 个最近灭绝的属与现存的 15 个属加在一起计算,就会发现在马达加斯加发现的灵长类动物属直到几百至几千年前,总共有 23 个,这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数字,超过了所有新热带地区和整个亚洲的属数量,仅略低于非洲!如前所述,如果不采取迅速和大规模的行动,许多其他狐猴可能会在未来几十年内加入灭绝名单。

 

马达加斯加周围也有很多海洋哺乳动物,马达加斯加专属经济区中共有 34 种哺乳动物。然而,关于几乎所有这些物种、它们的生态、运动及其在马达加斯加水域的迁徙模式的信息都很少。有一个例外是座头鲸 Megaptera novaeangliae。该物种不断从过去两个世纪的商业捕鲸影响中恢复过来。马达加斯加东北部的 Baie d'Antongil 和Île Sainte Marie 是该物种重要的交配栖息地,估计约有 7,000 只个体在这个繁殖区聚集。

 

令人遗憾的是,对马达加斯加自然环境的威胁在过去几十年持续急剧增加。对狐猴、其他哺乳动物,事实上是对马达加斯加所有生物多样性的威胁包括:由于刀耕火种(马达加斯加人称为 tavy)、木材采伐(合法和非法)、采矿、木炭生产、薪材采集、为羊牛季节性草原烧荒(通常会点燃附近的森林斑块)等多种因素造成的广泛森林砍伐,以及作为宠物捕捉活体狐猴。该国南部最近发生的严重荒漠化导致人类向北迁移到森林地区,通常是在保护地内。可悲的是,他们捕猎狐猴作为食物来源,这种威胁以前被认为没有世界其他地方针对灵长类动物那么严重,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已经成为马达加斯加的另一个主要问题,需要特别注意。

 

考虑到马达加斯加惊艳的动植物群及其巨大的全球影响力,我们必须清醒地反思其森林栖息地退化和丧失的程度。到 1950 年代,马达加斯加森林覆盖率只有 27% (人类首次到达时大约为 90%),到 2005 年,这一百分比已下降到估计的 17%。2000 到 2009年间,每年大约有 500km2森林消失,而且之后的十年很可能有更多的森林消失。我们估计,只有不超过 10% 的马达加斯加原始森林能得以保留下来,其面积只有相当于新泽西州的3倍、斯里兰卡的面积,或者爱尔兰的3/4。这个面积太小,无法确保这个地球上最重要和最独特的生命集合在这里得以生存。

 

   猴面包树 摄影/ Rhett Butler



如果这还不够严重的话,那还有森林破碎化和割裂,该情况也非常严重。哈伯等2007年计算出了他们称为“核心林”(距林缘 1 公里以上的森林)的面积,从 1950 年代的 90,000平方公里减少到 2000 年的不到 20,000 平方公里,并且 100 平方公里或更大面积的斑块在此期间减少了一半以上。在 1973 年剩余的森林中,到 2014 年又减少了 37%,从 2010 年到 2014 年,每年的森林砍伐率为 1.1%。几乎一半(46%)马达加斯加幸存的森林现在距离森林边缘不到 100米。

 


带刺的花 摄影/ Rhett Butler


马达加斯加特殊生物多样性的保护,需要一个雄心勃勃、全面综合的自然保护地网络。第一批10个自然保护地早在 1927 年法国殖民时期就已建立。在1960 年马达加斯加独立之后,建立了更多的保护地,并在 1980 年代后期出现了创建保护地的高潮。在世界自然基金会 (WWF) 和保护国际 (Cl) 等国际保护组织以及世界银行、美国国际开发署、全球环境基金 (GEF) 和德国开发银行 (KfW) 的支持下,马达加斯加政府制定了管理生物多样性和扩大保护地法律覆盖范围的行政结构。然而,到 2003 年只有大约 3%马达加斯加的陆地面积受到保护,相当于约 17,000 平方公里,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得到了有效管理。

 

最重要和最戏剧性的变化发生在 2003 年 9 月,当时在南非德班举行的 IUCN 世界自然保护大会期间,马达加斯加时任总统宣布承诺将保护地的覆盖面扩大三倍。作为其中的一部分,他要求国际社会拿出 5000 万美元的资金来实现这个目标。国际保护组织和双边、多边政府机构加紧行动,成功的于 2005 年成立了马达加斯加保护者和生物多样性基金会 (FAPBM),也称为马达加斯加生物多样性基金,该基金仍然存在,目前资本约 7000 万美元。

 

2008 年,国家和国际专家对马达加斯加陆地生态系统保护方面的空缺进行了分析,帮助创建了覆盖 43,260 平方公里的新保护地,显著增加了现有马达加斯加国家公园的覆盖面积,此前总面积为 26,380 平方公里。

 

马达加斯加保护地网络在过去十年中不断发展。现共有官方颁布了的122 个保护地已得到认可,覆盖 71,777.6 平方公里。因此,马达加斯加12% 的土地现在由政府、在马达加斯加运营的国家或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当地社区协会运营。

 

今天,通过一个名为马达加斯加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半国营组织,马达加斯加政府管理了 43 个保护地,其核心资金由上述马达加斯加生物多样性基金和各种国际捐助者提供。这些保护地属于 IUCN 类别 I、II和 IV。

 

Andringitra 的自然景观  摄影/ Rhett Butler


相比之下,IUCN 第III、V 和 VI 类保护地由当地、国家或国际非政府组织管理。国家非政府组织尤其在保护地管理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包括 Asity(管理4 个保护地);Fanamby (5);Tahoso Alandriake Mitambatse协会 (TAMIA) (1); Vondrona lvon'ny Fampandrosoana 协会 (VIF)  (1); 马达加斯加生物多样性保护(BCM) (2);植物生物学和生态学部 (DBEV) (1);马达加斯加发展和环境法中心(DELC) (1);Ecole Supérieure des Sciences Agronomiques - Forêts (ESSA-Forêts) (1);Fikambanana Bongolava Maitso (FBM) (l);Groupe d'Etude et de Recherche sur les Primates de Madagascar (GERP) (1);Madagasikara Voakajy (7);Sauvegarde de I'Environnement et pour le Développement lntégré de Madagascar (SEDIM) (1);Service d'Appui à la Gestion de I'Environnement (SAGE) (1)。

 

国际非政府组织也参与保护地管理40多年,持续参与的机构包括:保护国际 (3);杜雷尔野生动物保护信托基金 (3);密苏里植物园 (12);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1);游隼基金会 (4);QIT马达加斯加矿业 (3);英国皇家植物园(Kew) (1);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 (WCS) (5);WWF (5)。

 

除了这些自然保护地,还有一些受到拉姆萨湿地公约的保护。该公约致力于保护全球重要湿地,马达加斯加1998年签署了该公约。随后,马达加斯加一系列湖泊、沼泽、河流和河口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迄今有21个。它们为一些独特的湿地生态系统提供保护,覆盖21,480平方公里。

 

过去20年,马达加斯加陆地生物多样性方面的保护取得了显著进步,但是对其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努力却非常少。马达加斯加海洋保护地的创建工作显然非常落后,120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只有不到1%得到法律保护。17个现有的海洋保护地在很多情况下是现有陆地保护地的拓展,因此通常较小,集中在一些特定的栖息地,缺乏战略性的海洋景观层面设计。大部分焦点都集中在沿海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特别是通过促进当地管理的海洋保护地来实现,而该机制主要目的是可持续地管理海洋资源以有益于当地社区。对于未来前景,马达加斯加应学习印度洋西南地区国家采取的海洋保护项目,创立新的海洋保护地以保护远海的物种,包括鲸目类动物。

 

 2018年,马达加斯加现任总裁安德里·拉乔利纳 (Andry Rajoelina) 提出了该国的未来发展路线图,被称为“马达加斯加复兴倡议”,包括了 13 个大胆的目标,其中10个的重点是环境的可持续管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希望这个新的路线图将在阻止马达加斯加独特的生物多样性遭受进一步破坏,以及主要的栖息地恢复项目中发挥重要作用。

 

关于马达加斯加,我们不断发现种类繁多的新物种,这不仅特别有趣,且确实令人惊奇。尽管有大规模的破坏和周期性的社会政治动荡,但过去几十年,野外和实验室研究一直有巨大的增长,其中大部分都表明我们对这个岛国的生物多样性的真正了解非常之少。事实上,仅就狐猴而言,自 2000 年以来就已经描述了 52 个新物种和亚种,而且还有不少正在研究中。其他生物群中的新物种数量更加惊人。自2000年以来,有200 多种两栖类、107 种爬行类、1 种鸟类、17 种小型哺乳类和 16 种蝙蝠被发现和描述。

 


有橙色眼斑的天蚕 摄影/ Rhett Butler



一方面这令人兴奋,但是它也提出了新的保护挑战。当描述一个新物种时,通常是从以前已知的物种中分离出来的。这导致成为两个分类群,每个分类群的分布范围变得更小。许多新物种仅从它们模式标本所在地(它们首次被发现的地方)得知,其中一些分布范围很小,栖息地极度破碎化。毋庸置疑,随着我们对这些新物种及其分裂出来的物种的了解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会有更多的物种将被列入濒危物种的行列。

 

马达加斯加通常被称为“第八大陆”,就其令人难以置信的生物多样性而言,这显然是合理的。如上所述,在这个岛屿大陆上剩余的自然栖息地面积很小,而且还在继续退化。在不久的将来,需要做大量工作,以确保世界和马达加斯加人民不会失去这令人难以置信的生物多样性。作为保护界,我们不能做所有事情,但我们可以领导一些关键活动。首先,我们必须通过确保上述现有的自然保护地网络的完整性得到保护,并在需要时增加新的保护地,以尽一切可能保护所有残存的原始自然植被。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挑战。然后我们必须继续开展进一步的生态和行为研究,以及额外的调查工作,以确定各物种的精确的地理分布和种群数量,尤其是最受威胁的物种和最近被描述的物种,因为这些物种中没有一个物种是被全面了解了的。我们需要继续不断努力,培养新一代马达加斯加科学家和环保主义者,将这项事业推向未来。

 

Antanifotsy山谷村庄的孩子  摄影/ Rhett Butler



我们还坚信,需要促进马达加斯加生态旅游的发展。旅游业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行业,而生态旅游是其发展最快的组成部分。鉴于马达加斯加拥有全球独一无二的动植物群,并相对容易被看到和被喜爱,该国应该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态旅游目的地之一。这将有助于大大增加该国的外汇收入,为继续维护保护地网络提供理由,只要维护得当,就能确保居住在保护地附近的当地社区获得广泛的利益。事实上,我们相信生态旅游可以在短期内成为马达加斯加的第一大外汇收入来源,但前提是它所依赖的生物多样性得到维护和充分保护。幸运的是,马达加斯加已经存在良好的模式,特别是在社区指导协会和基于社区的新保护地方面。这些工作需要尽快扩大规模。

 



解焱、时金松译自:Russell Mittermeier等,2021. Mammals of Madagascar with the Comoros, the Seychelles, Reunion and Mauritius. Lynx Edicions. Barcelona.